纯网银真能有「鲶鱼效应」?台湾的问题与挑战

纯网银真能有「鲶鱼效应」?台湾的问题与挑战

原本 3 选 2 的纯网银执照竞争,结果金管会意外的允许所有业者执业,会否令早被认为其实不好赚的纯网银因此更陷困境,受到市场关注。

事实上,网路银行的概念很早之前就已诞生,近期金管会所颁发的纯网银执照,其比一般所称的网路银行更狭义的多。最早的网路银行其实是指,能在线上办理银行业务而已,这对现今的银行而言,几乎每一家都能办到,后来才有更先进的数位银行来取代旧有的网路银行概念,近年来许多人所称的网路银行就是指数位银行,其实也都适用于同一张执照,没有特别区别。

当然其中还是有所不同,旧称的网路银行仍有部分业务受限于实体银行的业务时间,而数位银行则没有。简单来讲,从网路银行到数位银行,差别在于营业时间。然而网银到纯网银的演进过程的重点,则在于去实体化,也就是拥有实体门市与否。纯网银之所以特别,就是真的让一切服务都在网路上进行,虽然同样都是提供金融服务,但实务上有很大的区别。

纯网银未成气候

简单而言,纯网银的最大挑战在于完全没有人的金融服务其实很难,就像是自驾车的应用一样,完全没有司机跟辅助司机开车,差别很大。目前就国外的经验来看,纯网银的经营相当困难,所以儘管纯网银执照看起来好像很有竞争,但国内的银行业者,其实大多仅打算停留在数位银行业务,对于再往前一步的意愿不高。

此前就有相关业者表示,纯网银在欧美国家发展已有近 20 年,市占率并不高,甚至能真正盈利的也没几家,与其弄纯网银,还不如强化自家的网路业务就好。如今由于智慧行动装置的普及,网路银行的使用率的确已大幅攀升,据统计,基本银行业务包括存提款、转帐、换汇、下单等,目前只有 1 成是临柜,其余都是客户透过其他装置自行解决。而数位银行更是连放款等服务都透过网路提供,还包含许多新兴科技,如人工智慧理财等应用。

据研究归纳,就目前各国纯网银的成功案例基本上也都还是针对一般消费者的小存小贷在经营,走薄利多销的路线为多,这也是金管会早就评估过的事。那幺问题就来了,金管会此次直接开放给 3 家纯网银竞争是否真是好事?当初金管会决定仅发放 2 张执照时,就是认为台湾银行已经过多,很难再容纳更多。然而如今,在短短 2 年内就违背了初衷。

台湾官方相对乐观

目前金管会的说法是,3 家银行各有利基,所提之营运模式不同,目标客群亦有差异,均能提升客户使用金融服务之便利性,促进普惠金融、鼓励金融创新。且参考近期香港已陆续核发 8 家纯网银执照,新加坡宣布将开放 5 张执照,显示纯网银之数量并非绝对,且依日本及南韩经验,纯网银市占率仍低,对实体银行与市场竞争之影响尚属有限,所以最终放行所有参与业者设立纯网银。

值得一提的是,金管会提到了「鲶鱼效应」(Catfish Effect)。此理论据说缘起于挪威渔业,在海上捕鱼之后,若能让渔获能活着抵达港口,卖价会比死鱼高好几倍。但早期没有太好的技术,且如沙丁鱼等生性懒惰,不爱运动的鱼种很难活到返港。但有一位渔民的沙丁鱼总是活蹦乱跳,因为他会在一群沙丁鱼中放一条鲶鱼。当沙丁鱼发现鲶鱼存在后会开始紧张并加速游动,如此一来,沙丁鱼就能活着回到港口。

在管理学上,透过中途介入的个体,对群体造成竞争作用,被广泛运用在人力资源管理上,企业中常看到许多空降主管就是这幺来的,而目前央行也对金管会这样的说法进行背书,认为纯网路银行将对传统银行带来一定程度之威胁。甚至表示,未来纯网路银行若成长至相当规模,传统银行将面临客户流失、收益下降及资金流出等问题,影响其稳健经营。

此外,若纯网路银行侵蚀到传统银行业务,将使实体分行价值下降,银行面临分行数缩减及辅导员工转型之挑战。儘管目前台湾金融业者的确就如同鱼槽里的沙丁鱼,但纯网银是否真如鲶鱼般强势还是两说,事实是,目前国际间纯网银规模及影响力仍普遍不如传统银行,但台湾官方对此趋势抱持乐观态度。

还是要靠 Get Big Fast

据过往的研究来看,各国的纯网银经验可归纳为几项要点。简单来讲,成功的纯网银通常具有几项特徵。首先,有电子商务或是网路通讯软体生态圈支持,如日本乐天银行、中国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及南韩 KakaoBank。其次,原本就具有集团品牌资源及经销商网路的支持,如美国 Ally Bank、日本住信 SBI 银行和南韩 K bank。当然其他如与新创公司的合作,加速金融科技研发等,也很重要。

但总体而言,纯网银要持续生存下去,还是必须仰赖快速扩大客户群的能力。尤其在台湾,数位银行服务早已普及的环境下,单凭纯网银的噱头可能不够新颖,魅力不足,将更仰赖原有品牌客群的支持,若一开始没有爆发出动能,将来可能也只是苦撑。所以在台湾纯网银市场的 3 家业者是否真的有前景,以日本近十年的经验来看,最快 1~3 年就必须见到获利。

纯网银虽然没有实体分行令营运成本可能较低,但也有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与客户的连结。许多金额规模较大的业务,若要仅仰赖网路展开,是相当困难,去掉专业人力,银行与客户之间建立起互信将是很大挑战。而 AI 在这方面的应用前景也尚未明朗,所以纯网银初期都还是仰赖薄利多销的商业模式。

当然国际间还是有利基型的做法,例如主打不动产及汽车金融贷款的美国 BOFI 及 Ally Bank 等。其利用网路技术与专业团队及经销商合作,面向特定客群来发展,以更低的成本这些领域内取得对传统银行的优势。而部分日本网银业者也已开始尝试使用 AI 放贷的机制来更进一步降低金融业务成本,不过这方面将牵扯到监管问题,就算技术到位,若要在台湾普及仍需时日。

台湾并非有利战场

若要简单了解网银的失败关键,其实 1995 年成立的世界上第一家网路银行──安全第一银行 SFNB 就已是个经典案例。自 SFNB  成立后业务扩张相当迅速,夹着费用低廉的优势,一年后就拥有大约 7 千多个帐户,总存款额超过 2,000 万美元,风头一时无两。但最终因为无人化,导致金融服务不够灵活,客户黏着性低,在传统银行开始跟上电子化后,就衰落了。

如今纯网银的策略基本上就是要改善客户黏着度差的问题,才会去强调既有的用户生态圈。当然,这些过往的经验,对于想从事纯网银的业者应早已熟读百遍,预计应都有信心能面对挑战,如 LINE 及乐天在建立生态圈上就相当有经验。但无论如何,本质上,纯网银主要还是适合在土地广大、人口较为分散的市场中经营,才更能突显出无需实体分行的竞争优势,如中国及美国。

而像台湾这样地狭人稠的市场,网银并没有地利,加上原本银行家数就偏多,且金融电子化早就普及,其实尤为不利。雪上加霜的是,如今全球央行也即将迎来一波降息潮,太单纯的存贷业务获利将会越加困难。还有资安威胁近几年也层出不穷,几乎所有导致过去纯网银失败的环境因素,在台湾都有,且相当深刻。若真要突破,可能必须拿出更加意想不到的先进技术,或是範围更广阔的商业模式,例如免手续费换汇等,这点对 LINE 及乐天等跨国集团所经营的网路银行可能就是个利基,且对传统银行应该会有很大的激励。

不过如今,就算这些都早有对策,纯网银真能做出市场区隔,但最大的变数,可能还在于金管会的许可执照突然从 2 家变 3 家,若各家业者的竞争策略,还仅限于市场只有一家同行去规划,且前期各家展开的业务应不会有太大差异,那幺此冲击其实不可小觑。简而言之,看重初期成长且业务较单纯的纯网银,并不真的如鲶鱼般适合在拥挤市场中生存。若政府真的想激励沙丁鱼,纯网银还需其他政策支持,如税负减轻或放宽 AI 技术在信用评级上应用等措施。

相关推荐